全部车市号

通用汽车更换CTO,今后技术战略将走向何方?

贾新光汽车评论

4300 2020-03-27

3月18日晚,通用汽车公布了重要信息:现任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钱惠康将出任通用全球首席技术官;现任国际运营部高级副总裁柏历将接掌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所有业务。

钱惠康


与此同时,通用汽车首席技术官乔恩·劳克勒和首席公关总监师官托尼·瑟沃内将于7月1日退休。


首席技术官(CTO)是美国企业内负责技术的最高负责人,类似于中国的总工程。国内一般CTO职位相当于技术副总裁,但实际上CTO的权限应该大于技术副总的权限,是技术方面最终的决策者。


CTO这个名称是在1980年代时从美国开始兴起,起源于一些有大规模投资在研究与开发(R&D)项目的大型公司,如通用电气、美国电话电报、美国铝业,主要责任是将科学研究成果转为营利项目。


同样负责技术工作,技术总监只是对一个部门如技术部负责,具有管理的责任,而CTO则是对全公司的长期技术策略,短期技术问题做出规划与指导并进行管理。


有人认为,CTO 是公司的首席技术专家。他对公司的技术和核心竞争力有深刻的理解,有着极强的技术能力,可以引领公司技术发展的方向。CTO 对技术战略的影响很大,他们与技术副总裁共同开发。他们是公司形象的一部分,通常作为品牌建设过程的一部分,在公司之外进行大量的演讲。他们也会大量参与潜在并购交易的技术调查。


钱惠康先生自2014年1月1日起担任通用汽车全球执行副总裁兼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此前,钱惠康曾担任通用汽车中国、通用汽车国际和战略联盟的规划和项目管理副总裁,领导整个地区的产品规划,并帮助监督产品阵容的增长。在此之前,他还曾担任上汽通用五菱执行副总裁。


通用汽车表示,在钱惠康任职期间,通用汽车在中国的业务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并引入了对企业未来长期战略至关重要的电气化、智能网联等先进技术。钱惠康在工程技术和商业运营方面的丰富经验将助力通用汽车更快更好地定义及融合未来技术解决方案。作为新任全球首席技术官,他将领导团队在研发最前端融入消费者的需求,探索未来出行方式,打造具有长远价值的先进技术,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捷。


钱惠康先生于1981年毕业于通用汽车学院(现凯特林大学),电气工程学士学位。1982年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的电气工程硕士学位,1993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管理硕士学位。


1995年至2000年间,钱惠康先生在德国、澳大利亚和中国从事各种技术、项目管理和规划工作。在中国工作期间,他作为首席技术官和业务规划总监参与了通用汽车与上汽集团关于成立合资企业的前期谈判,制定了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最初的5年业务规划。


2001年,钱惠康先生被任命为通用汽车北美产品开发部车辆系统执行总监。2005年出任通用汽车全球技术工程执行总监。


2009年至2012年,钱惠康先生担任上汽通用五菱的执行副总裁。


2012年1月起,钱惠康负责通用汽车的地区产品规划以及产品线的发展。


2014年1月1日起,担任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


几乎与钱惠康担任通用汽车中国总裁的同时,2014年1月15日玛丽·博拉女士担任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2016年1月4日当选通用汽车董事长。博拉也是通用汽车学院(凯特林大学)的学员。


在出任首席执行官之前,博拉担任通用汽车全球产品开发高级副总裁,2013年8月被任命为通用汽车全球产品开发、采购与供应链执行副总裁。任职期间,博拉与她的团队负责并主导通用汽车全球车型的设计、工程及产品质量等工作。


在玛丽·博拉带领下,通用汽车通过出售赔本的欧洲市场,转而开拓如澳洲、印度、俄罗斯等其他国际市场、削减无利可图的面向租车公司的汽车销售,同时还缩小了美国一些工厂的规模。


此前,钱惠康曾经说:“相同的工程师背景让我们的管理层具有高度的共识,那就是对于汽车行业而言,打造好的产品及满足客户的需求是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基础的。所以我们尤其注重产品本身的安全、品质与可靠。在此基础上,通过传播与营销,去触及更多的消费者。”


2017年,由于出售欧宝、沃豪品牌和通用汽车金融欧洲业务,同时退出南非、东非及印度市场等因素,通用汽车全年净利润仅为3亿美元。同年,大众集团全球净利润131亿美元,丰田销售净利润高达227亿美元。


2018年10月末,通用汽车宣布加快集团重组转型,计划在2019年底前裁减15%员工,关停北美和加拿大的7家工厂,提高当时仅为70%的产能利用效率。“轻装上阵”的通用汽车确实获得了更好的利润收益。


玛丽·博拉表示:“对面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通用汽车在2018年取得了强劲的业绩表现。”

玛丽·博拉


通用汽车2018年全球销量约达840万辆。在美国销量约300万辆,在华销量逾364万辆。凯迪拉克品牌表现尤为亮眼,销量超过20万辆,增长17.2%。


全年净利润达81亿美元(包含25亿美元重组相关费用)。调整后汽车业务自由现金流达38亿美元。第四季度摊薄后每股收益为1.40美元; 调整后摊薄后每股收益为1.43美元。


对于通用汽车来说,难点在于既要全力以赴面向未来转型为下一个十年做准备,同时还要与其他车企展开竞争保持传统汽车市场的份额和利润。


玛丽·博拉表示:“要有效推动公司转型,使我们变得更敏捷、更柔韧、更具盈利能力,并提升我们投资未来的能力。我们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


今年2月16日,通用汽车宣布,将进一步缩减公司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的销售、设计和工程部门的规模,并在2021年前逐步停止澳洲霍顿汽车品牌的销售。与此同时,通用汽车在泰国的制造工厂已经“打包”出售给长城汽车,雪佛兰品牌也将从泰国撤出。


通用预测,这一轮业务调整将会导致约3亿美元的现金支出净额,以及约11亿美元的现金和非现金支出。同时泰国工厂将会减少1500个就业岗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则会减少828个就业岗位。


在重新安排全球业务的过程中,除了目前在美国、中国、拉美和韩国的业务外,通用将会逐渐剥离或缩减那些不能取得太大盈利的市场,尤其是欧洲市场。


玛丽•博拉表示,通用汽车“将重点放在我们拥有正确战略、能够带来强劲回报的市场,并优先考虑将推动未来汽车行业增长的全球投资,尤其是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


3月4日,通用汽车发布其电气化战略核心——模块化的驱动系统以及第三代全球电动车平台(BEV3)。在平台的支持下,到2025年,通用将在美国和中国每年销售100万辆电动汽车。


同时,通用汽车预计,到2025年,公司将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方面投资200亿美元。到2023年,通用汽车将在全球推出20款电动汽车。



此时,钱惠康走马上任CTO,说明玛丽•博拉对他寄予极大的期望。


钱惠康曾表示,“中国市场对通用汽车的全球战略来说至关重要。五年前我们就在组织架构上提升了中国市场地位,直接向北美总部最高层汇报,这足以证明我们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现在,在我们产品开发最初就会把中国消费者的需求纳入考虑。中国市场也将与全球转型接轨,在加强主营业务的同时积极布局未来出行,以电动车和智能网联汽车为重点,为中国消费者量身定制可持续的交通解决方案。”


在问及“什么是通用汽车转型过程中的‘变’与‘不变’”时,钱惠康多次强调,“满足客户的需求是重中之重,核心业务不做好,其他东西不用谈”。造车应当反映客户的需求,客户需求转变时,主机厂的产品策略也应当随之调整,最佳的调整方式是提前预判客户的需求会向哪个方向发展。同时技术开发的目的,应当是以为客户解决问题或带来更好的体验作为前提。


整合和优化全球业务、将资源集中到回报率更高的领域和市场是通用过去几年内一直在进行的改革措施。对于更长远的未来,通用汽车给出的答案是“零事故、零排放、零拥堵”的“三零”愿景,以解决当前交通环境中最显著的三大问题。


钱惠康坦言称 ,通用汽车坚信“零排放”的未来,电气化战略会以纯电动为主要发展方向,也会覆盖不同的技术路线,例如插电式混合动力在过渡期间将会扮演比较重要的角色。至于时下业内普遍关注的氢燃料电池技术,通用汽车也有着多年的技术储备,并且与本田有深入合作。“如果问今天通用可不可以推出这样的产品,回答肯定是可以推出,问题在于市场存不存在接受能力,我认为目前(消费者接受氢能源电池技术)还是有点困难的,一方面是成本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基础设施的问题。”


钱惠康认为V2X(车联万物)是解决中国交通拥堵的最佳方案,他说:“实际上真正彻底解决拥堵问题有很多不同的措施,V2X技术在中国更有可能快速实现,为什么呢?关键在于V2I(基础设施与车的沟通),中国是基础设施建设强国,尤其在5G商用化已获批的背景下,V2I功能能够迅速进行布局,从而吸引更多的车企投入V2X系统研发,共同建立全新的交通生态环境,缓解拥堵的效果也会很快显现出来。”


从这些谈话里,我们已经可以看出通用汽车今后的技术战略了。

发表评论

请您注册或者登录车市社区账号即可发表回复

全部评论(0)

竟然没评论,快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