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车市号

小鹏收购福迪:收购或是造车新势力拿到下赛段入场券的最佳方式

贾新光汽车评论

5904 2020-03-29

日前有媒体曝出,小鹏汽车已经收购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迪汽车”)100%股权,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广东福迪汽车股权变更发生在3月19日,股东变更为肇庆小鹏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夏珩,小鹏进而获得生产资质。


自造车新势力兴起以来,大多新势力就面临着缺乏生产资质的尴尬处境。一直以来,是否有量产车流向市场都是造车新势力由PPT造车向正规军转折的分水岭。


造车新势力通过收购拿到入场券并非个例


鉴于国家对汽车生产资质的规定,很多造车新势力企业并不具备国家认可的生产资质,所以如何让品牌量产是众多造车新势力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此之前,新势力通过收购来获得生产资格的事件也并不是个例。


2017年2月,曙光股份将持有的大连黄海100%股权转让给大连新敏雅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敏雅”)。而新敏雅背后的股东正是威马汽车,且持有100%股权。当时,威马汽车战略规划副总裁陆斌就曾回应道,“收购大连黄海,只是威马汽车总体布局迈出的一小步,根据威马汽车未来的产品规划,将需要更多的基地和资源。” 随后威马汽车还通过控股中顺汽车的方式,成功获得汽车生产资质。


无独有偶,2018年12月,理想汽车以6.5亿元从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手中收购力帆汽车100%股权,由此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收购后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2019年1月力帆汽车正式更名为“理想智造”。


收购或是造车新势力拿到入场券的更好方式


为获得生产资质,造车新势力们大都选择“代工”或“自造”两种方式“曲线救国”。


其中,蔚来汽车选择的是与江淮汽车寻求合作,由江淮的工厂为其代工生产。此举解决了建厂周期长、投资大、生产资质难的一系列问题。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公开表示,“造车新势力在制造环节不会比传统车企好。代工模式能够利用传统车企既有的产能,在推进量产化进程的同时也能帮助传统车企避免出现产能过剩的局面;另一方面则是能够让蔚来汽车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研发中。”


但蔚来与江淮的合作也曾走过“弯路”。蔚来的第一款量产车型ES8是纯电动、全铝车身、定价在50万级别的车型,把这样一款车规模生产,又要保证质量稳定,产能顺利爬坡,这对合作双方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当时蔚来ES8的延期交付也曾使品牌一度陷入很大的舆论危机。


此次收购福迪汽车的小鹏在此前也走代工之路,小鹏汽车与海马汽车此前以代工方式联手,共建智能工厂(新工厂总投资超过20亿元,一期建设产能15万辆)生产首款车型小鹏G3。


代工对于生产经验不足,资金链相对较为紧张的新造车企业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同时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是质量问题,选择代工生产环节掌握在别人手中,没有办法做到完全掌控每个环节,所以对于质量的把控不排除存在纰漏的可能性。其次是生产存在诸多不确定性,需要提前和代工厂商沟通,不能完全把控的另一个缺点就是受牵制于别人,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可能会打破原本的发展规划进程。


对于品牌的影响也显而易见,从众多合资车“扣标”事件就不难看出,消费者即便选择了国产合资车,但是依然对代工厂商存在歧义,华晨宝马、北京奔驰中的华晨、北京字样扣掉的案例并不在少数,这种行为的存在就揭露了问题的存在。蔚来汽车也遇到同样问题。蔚来标榜的是高端品牌形象,而江淮始终是平民车的代表,尽管李斌一再强调代工不影响质量,但在消费者眼中,“江淮蔚来”的字样格外刺眼。


相比较之下,选择收购就有效的避免了一些问题。一次性买断,质量和排产全部由自己控制,也不必让自身品牌和别的品牌捆绑在一起。


2020年,被看做是造车新势力大洗牌之年,像博郡汽车这样的新势力,已经在淘汰赛刚开始之际便“体力不支”。如今,随着特斯拉大举入侵,老牌合资新能源车型凶猛来袭、自主品牌在新能源积极布局,造车新势力已经没有时间小火慢炖了。


面对危机与挑战,小鹏选择主动出击收购广东福迪汽车,彻底的解决了关键的生产资质问题,为自己博取一线生机。而针对此次收购福迪汽车,小鹏汽车官方回应称,“肇庆小鹏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自成立始,旨在更好地完善小鹏汽车的供应链布局,为将来公司的产品发展做好充分准备,此次股权收购是双方本着优化行业市场优质资源配置的目的做出的选择,相信这是一次共赢的决定。”


综合看来,虽然“代工”和“收购“各有利弊,但新能源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的大背景下,收购或是造车新势力拿到下赛段入场券的最佳方式。


发表评论

请您注册或者登录车市社区账号即可发表回复

全部评论(0)

竟然没评论,快去评论~~